首页  >   新闻中心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爱普生宣布撤离
发布时间:2019.03.07
3月份一则“爱普生撤离深圳”的公告 ,业内有 不同的争议和看法,有一种声音就指出,企业进 出城市是遵循了市场的规律,而纵观 深圳近年以来进入和撤离的企业,招商引 资新来到深圳的外企亦不在少数,而且外 企的到来往往也带来了整个产业链的重新洗牌。


爱普生 中国给出了官方回应,事实上 此次将要关闭的是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设立的手表制造公司-爱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据爱普生中国声明,该工厂计划于2021年3月底停产,该工厂的停产关闭,对精工 爱普生集团目前在华运营的其它制造及销售业务无任何影响。

深圳产 业链未来究竟要怎么变?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1985年1月,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为日本 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投资成立的一家外商独资企业,系占地面积6.4万平方米,厂房面积91700平方米 的大型制造企业。根据年报显示,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2008年到2011年年度营业额均超过10亿美元。

而在今年3月14日,爱普生则发布公告称——“爱普生(深圳)有限公 司是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设立(深圳)造公司,计划于2021年3月底停产。该工厂的停产关闭,对精工 爱普生集团目前在华运营的其他制造及销售业务无任何影响。”

爱普生的撤离,让人联想到之前。三星、奥林巴 斯等企业的相继撤离。


三星:去年年初,三星关 掉了位于南山的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并制定 了员工遣散的赔偿方案。


奥林巴斯:去年年底,在停产7个月后,奥林巴 斯做出了将深圳工厂出售的决定,将生产 集中到越南同奈省的工厂,以提高 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并加强 数码相机业务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霍尼韦尔:2017年霍尼 韦尔宣布关闭其子公司——霍尼韦尔安防(中国)公司在 中国深圳福永的工厂;


飞利浦照明:2016年飞利 浦照明全资子公司——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5月31日正式停止运营,不再进行任何生产。


而此次爱普生的撤离,让“外商撤离潮”等关键 词又联系到了一起。并且有声音指出,电子通 信类外企出走深圳比例持续加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撤离”就有“进驻”。福特、空客等 世界顶级企业纷纷来深。


深圳市 商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 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4834个,同比增长119.54%,实际使用外资82.03亿美,同比增长10.83%。


在这些 进驻企业的名单中可以看到不少世界顶级企业的名字


去年底的“深圳市2018年投资 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宣布了33个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包括美 国福特汽车公司亚太智能出行创新中心、SHARK国际运营总部、美国即 联即用公司华南总部等,投资总额约736亿人民币。


前年底的“深圳市2017年投资 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36个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包括英国ARM(中国)总部、美国WeWork公司深圳创新中心、敦豪(DHL)华南区营运中心、加拿大Steve Mann教授团 队可穿戴技术研究院、澳大利 亚悉尼科技大学深圳研究与创新中心等等。


在深圳 市商务局官网投资深圳的成功案例中,还囊括了赛仕软件、苹果、空中客车(中国)、英特尔、高通、思爱普、微软等 一系列世界顶级企业的名字。


深圳市 商务局则在发布“2018年深圳 新设外企数量同比翻番”时总结指出:“利用外 资呈现出指标排名靠前、制造业增长明显、现代服 务业为主等突出特点。”


一方面,这些顶 级外企因为深圳开放的营商环境、粤港澳 大湾区带来的新机遇而入驻深圳。


另一方面,这些招 商引资来的外企,更多的 都是实力雄厚的科技研发型企业,也给深 圳的产业布局带来了新局面。引进自主研发型外企 契合深圳产业布局


从产业布局上来说,深圳规 划了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分别是 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绿色低碳、生物医药、数字经济、新材料、海洋经济,以及生命健康产业、海洋产业、航空航天产业、机器人产业、可穿戴设备产业、智能装备产业。


而近几 年或引进或自主落户的外企,往往和 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相契合,有的甚 至填补了深圳某些领域上的空白,举例来说——


欧洲空客进驻深圳,在广东 省深圳市开设了创新中心,计划与 华为技术等在深圳设有基地的中国企业合作,开发通 信线路和液晶屏幕等搭载于飞机上的新技术,这是对 深圳缺少国家航空航天重大项目的填补。


“承包了 地球上几乎所有的芯片架构”的ARM(中国)落户深圳,ARM(中国)中方占股51%,ARM中国总 裁吴雄昂则表示“深圳已成为ARM中国总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被业界解读为“中国自 主芯片的春天来了”,也契合 深圳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布局。


除此以外,还有——美国福 特汽车在深签约项目,主导的是智能出行、车联网,与数字 经济领域相关联;美国吸尘器第一品牌SHARK,则拥有 全球顶级的研发团队,指向高新技术;美国即 联即用公司是全球成立最早、规模最 大的科技创新加速器,累计投资、加速包括Google、Paypal、Dropbox、Logitech等6000家企业,可以说 每一个引进来的外企都是实力雄厚,在所属 领域被称作巨头,更重要的是,都有自 主研发的强大实力。


企业进 驻离场符合市场规律


深圳市 委书记王伟中曾在“深圳市2018年投资 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指出,希望引进来的企业“为深圳 经济创造新的持续增长点”。而经济数据的变化,则又是 深圳产业格局发生变化的佐证之一。


从数据来看——去年先 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为6564.83亿和6131.20亿,分别增长12.0%和13.3%,占规模 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提升至72.1%和67.3%。


增速较 快的行业有计算机、通信和 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4.0%,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0.0%,汽车制造业增长12.4%,医药制造业增长25.0%。


从另一角度来看,外企的离场与进驻,也恰好 印证了经济学的发展规律,揭示着 深圳经济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


这些年随着土地、工资等成本的上升,不光是深圳,珠三角 一些外企都有出走到东南亚国家,寻找便 宜的土地和人工。对于深圳来说,是否可惜?深圳曾 面临三次制造业出走的可能危机


1995年上半年,“三来一补”型台资、港资出逃;


2003年左右,低端制造业外迁,仅有总 部或研发中心保留;


2011到2012年,制造业 成本高带来的外资陆续撤离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教授、博士生导师、深圳市 原副市长唐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这三次的制造业撤离,并没有使深圳崩溃,反而使深圳从跟跑、并跑,跨跃到领跑。


换句话说,部分制造类外企撤出,反而成 了深圳倒逼转型的契机。但是,机遇的同时也是挑战,深圳在 过去面对危机时,一是有 赖于市场之手做自主调控,二是持 续优化营商环境,使得市 场进入新一轮的腾飞。这又释 放了怎样的信号呢?


持续加 快优势传统产业升级,再回过 头来看爱普生的离场,不仅和 深圳发展有关联,也和钟 表产业自身的发展瓶颈相关。随着手 机与智能手表的兴起,传统钟表行业的滑坡,已经是业内的共识。


中国钟表协会发布2018年度工作总结时表示,美国福 特汽车公司亚太智能出行创新中心、SHARK国际运营总部、美国即 联即用公司华南总部等,投资总额约736亿人民币。


即使在这样的局面下,深圳依 然占据着中国钟表行业的领先地位。中国钟表“十强企业”里深圳占7个,截至2018年6月,深圳共 有近千家钟表企业,年产值650亿,出口值、出口量均占全国50%以上,全球九 成左右的智能手表产自深圳。


在这种情况下,深圳市 委市政府释放出来的信号不仅仅是要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对于钟 表这种优势传统产业也要加快转型升级。3月19日,王伟中 到市钟表行业协会基地调研,强调加 快推进优势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并指出 要强化技术研发,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加快攻 克钟表制造关键核心技术,着力解决钟表产业“缺芯少核”问题。


一手抓 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另一手 抓传统优势企业。深圳如 何在契合市场规律的情况下,打出一手漂亮的牌来。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地 址:浙江绍 兴上虞杭州湾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十五路  印染助剂业务部:0575-82041018   防护涂料业务部:0575-82517660
浙江宝 时美化工有限公司© 2019-  版权所有  浙ICP备17002781号-1   
友情链接:    JJ斗地主_赢话费红包   疯狂捕鱼-棋牌之家   疯狂捕鱼-首页   边锋游戏棋牌-安全棋牌   街机金蟾捕鱼